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来自 考古专栏 2019-09-24 04:09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必发彩票 > 考古专栏 > 正文

朝鲜战争中彭德怀曾怒扇金日成两个耳光,这一

近年来,“彭德怀 怒扇金日成 耳光”的说法流传甚广,大意为:在朝鲜 战争第五次战役中,当战局形势逆转时,金日成为保存实力,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,结果造成志愿军 在朝鲜战争中的最惨重损失。据闻,彭德怀气愤万分,狠狠扇了金日成两个大耳光。此说是真是假?

图片 1

图片 2彭德怀和金日成 网上一直有一个传闻,说是在朝鲜战争期间,金日成曾经因为中超联军的指挥问题和彭德怀发生过争执,当时彭德怀怒扇了金日成两个巴掌。那么,这种说法究竟是真是假?本文作者认为虽然当时金日成和彭德怀的关系确实紧张,但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,这种说法有很大的问题。 传言将“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”一事的背景,置于第五次战役的第三阶段,即“战局形势逆转”之后。但详细考察第五次战役志愿军与人民军的配合情形,即可知事情的真相。譬如:按传言的说法,“金日成为保存实力,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,结果被美军所乘,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”。此种说法大有问题。 由朝鲜方面指挥的三支人民军部队,未曾发生擅自撤退致志愿军严重受损的情况。当第二阶段进攻结束,中朝联军集体后撤,是中朝联合司令部的共同决策,人民军在第三阶段初期的集体后撤,并非金日成“不顾全局”的命令所致。 另外还需提及的是,在人民军和志愿军收兵撤退之时,遭到了联合国军的反扑,人民军也确实曾给志愿军造成过麻烦。人民军第一军团阵地被南朝鲜第一师突破后,“人民军部队于23日晚撤至临津江以北的汶山至高浪浦里一线。志愿军第65军的右翼因此暴露。”但应该注意的是,人民军第一军团,第五次战役时,归属志愿军第19兵团指挥;人民军前线指挥部直接指挥的部队只有人民军第二、第三、第五军团,这三个军团全部在东线作战,并没有发生擅自撤退给志愿军造成巨大损失的问题。 但彭德怀与金日成之间的关系确实很紧张。彭、金之间矛盾甚多,首推中朝军队统一指挥权问题。志愿军数十万部队入朝后,金日成已意识到由朝方统一指挥中朝军队并不现实,转而努力希望保持人民军指挥的独立性。但彭德怀另有考虑。彭曾在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提到:“朝鲜党……一切无长期打算,孤注一掷的冒险主义从任何方面都可以看到”;“军事指挥异常幼稚,19日下令死守平壤,结果3万人未退出多少”……可见其对朝鲜方面的军事指挥能力缺乏信心。第一次战役期间,双方因协调乏力,朝鲜党政军民撤退堵塞道路导致“志愿军行军作战受阻”、人民军误击志愿军等事件多次发生,则促使彭开始考虑军队指挥权归属的统一。但金日成在这个问题上相当敏感,拒绝配合。彭希望留下人民军第6师协同志愿军作战,金日成则坚持将其调走;彭提出第二次战役后撤几十里设伏,朝方则联合苏联驻朝军事顾问表示反对。此事最后闹到莫斯科,由斯大林亲自拍板表示“完全赞同由中国同志来统一指挥”,才算告一段落。 彭、金在朝鲜战场上芥蒂颇深,亦延及到了战场之外。据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杨迪披露,“1952年4月15日,是金日成40岁生日,朝鲜方面要举行祝寿庆典,三次请彭德怀同志去参加祝寿活动,每次都是派党政军最高级领导来邀请,彭总就是坚决不去,记得当时彭总说话的大意是:现在前方的指战员正在浴血奋战中,怎么40岁生日就搞祝寿庆典呢?友方领导同志由此而对彭总又一次积怨。”另据沈志华教授披露,“彭德怀在庐山会议‘出事‘后,金日成曾致电外交部,‘表明他非常赞同对彭的处理,并要求亲见毛泽东,有很多事要对其说。’”此中亦不难看出,二人积怨之深。

传言将“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”一事的背景,置于第五次战役的第三阶段,即“战局形势逆转”之后。但详细考察第五次战役志愿军与人民军的配合情形,即可知事情的真相。譬如:按传言的说法,“金日成为保存实力,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,结果被美军所乘,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”。若仔细梳理第五次战役的撤军情形,即可知此种说法大有问题。

李香兰私照:金日成向其敬酒

图片 3

近年来,“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”的说法流传甚广,大意为: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中,当战局形势逆转时,金日成为保存实力,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,结果造成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最惨重损失。据闻,彭德怀气愤万分,狠狠扇了金日成两个大耳光。此说是真是假?

由朝鲜方面指挥的三支人民军部队,未曾发生擅自撤退致志愿军严重受损的情况。

战史记载的真实情况

第五次战役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、二两个阶段,志愿军及人民军处于攻势地位,不存在“北朝鲜军队撤退”问题,故略过不提。志愿军及人民军的撤退,从第三阶段开始。因第二阶段进攻已耗尽志愿军和人民军的粮、弹、体力,1951年5月20日24时,前线指挥员宋时轮、王近山、陶勇联名致电彭德怀、邓华、朴一禹等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,提议:“就此收兵,调整部署,进行整理,准备以后再斗。”彭德怀同意此种分析并于21日下午4时致电毛泽东 。毛泽东于22日复电表示赞同。在毛泽东复电的前一天,中朝联合司令部已决定停止进攻。也就是说,当第二阶段进攻结束,中朝联军集体后撤,是中朝联合司令部的共同决策,人民军在第三阶段初期的集体后撤,并非金日成“不顾全局”的命令所致。

传言将“彭德怀怒扇金日成耳光”一事的背景,置于第五次战役的第三阶段,即“战局形势逆转”之后。但详细考察第五次战役志愿军与人民军的配合情形,即可知事情的真相。譬如:按传言的说法,“金日成为保存实力,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,结果被美军所乘,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”。若仔细梳理第五次战役的撤军情形,即可知此种说法大有问题。

由朝鲜方面指挥的三支人民军部队,未曾发生擅自撤退致志愿军严重受损的情况。

第五次战役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、二两个阶段,志愿军及人民军处于攻势地位,不存在“北朝鲜军队撤退”问题,故略过不提。志愿军及人民军的撤退,从第三阶段开始。因第二阶段进攻已耗尽志愿军和人民军的粮、弹、体力,1951年5月20日24时,前线指挥员宋时轮、王近山、陶勇联名致电彭德怀、邓华、朴一禹等中朝联合司令部首长,提议:“就此收兵,调整部署,进行整理,准备以后再斗。”彭德怀同意此种分析并于21日下午4时致电毛泽东。毛泽东于22日复电表示赞同。在毛泽东复电的前一天,中朝联合司令部已决定停止进攻。也就是说,当第二阶段进攻结束,中朝联军集体后撤,是中朝联合司令部的共同决策,人民军在第三阶段初期的集体后撤,并非金日成“不顾全局”的命令所致。

另外还需提及的是,在人民军和志愿军收兵撤退之时,遭到了联合国军的反扑,人民军也确实曾给志愿军造成过麻烦。人民军第一军团阵地被南朝鲜第一师突破后,“人民军部队于23日晚撤至临津江以北的汶山至高浪浦里一线。志愿军第65军的右翼因此暴露。”但应该注意的是,人民军第一军团,第五次战役时,归属志愿军第19兵团指挥;人民军前线指挥部直接指挥的部队只有人民军第二、第三、第五军团,这三个军团全部在东线作战。而据战史记载,“在东线,美第10军指挥的南朝鲜第7师、美第3师和南朝鲜第3、第1军团部队仍在整顿队势,巩固防线,没有大的进攻动作。志愿军第9兵团主力和人民军前线指挥部所属部队按计划向北转移。”--这也就是说,朝方直接指挥的三支部队,并没有发生擅自撤退给志愿军造成巨大损失的问题。

本文由必发彩票发布于考古专栏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朝鲜战争中彭德怀曾怒扇金日成两个耳光,这一

关键词: